第十八回:曝光(1 / 8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紫薇从温泉浴室回到房间,便即提出不想在旅馆过夜,要回饭店去。军皓和茵茵见她情绪如此低落,并不感到特别惊讶,更理解她现在的举动,实是人之常情。一个突然发现丈夫不忠的女人,又岂会完全无动于衷,能安之若素!回到饭店,紫薇一声不响走进房间,茵茵向来和她无所不谈,打算在旁好好安慰她,但紫薇却把她推出房间,说想独自冷静一下。茵茵和她自小一起长大,相当了解这个表姐的性子,知她表面虽然温柔婉约,但固执起来,谁也无法劝服她。茵茵无可奈何,只好退出房间。次日一早,看见紫薇仍是神情愁绪,萎靡不振。茵茵和军皓一眼便看出来,紫薇昨晚必定整夜无眠,二人在旁多方劝解,却依然无效。吃过早餐,三人开始起程到机场,乘搭中午的航机返回香港。三人离开赤立角香港国际机场,茵茵因为担心紫薇,便叫军皓先行自己回去,自己陪着紫薇乘坐出租车回家。才踏进家门,紫薇的手机响起,却是军皓的电话,当然又是一番关怀言语,紫薇只说自己没事,叫他不用担心。紫薇放回电话,贵嫂见小姐回来,走上前道:小姐回来了,可有和沈先生联络上?听见贵嫂的说话,紫薇怔了一怔,问道:文仑有电话回来?贵嫂点头道:沈先生曾有电话回来,他说有事和东丸的人到韩国去,说什么拍摄宣传广告,还留下一个韩国饭店的电话,叫我通知妳。紫薇点头表示明白,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。紫薇也曾听文仑提过广告的事,现在听见,才明白文仑到韩国去的原因,并非如她所想,文仑是存心瞒骗她。茵茵在旁说道:我说对了吧,文仑岂会是这样的人。紫薇关上房门,坐在沙发上呆呆出神,茵茵坐到她身边,握往她的玉手道:看妳昨晚一定没睡好,不要再想这么多了,快上床好好睡一觉。紫薇摇了摇头:我不累。顿了一会,望向茵茵道:茵茵,我有一事想问妳,假若文仑发现我和军皓偷情,妳看他会怎样?茵茵想也不想,便道:那还用说,恐怕气也气死他了。说句真实话,文仑今次虽然在外面胡混,但我可以背定,他对妳的爱,至今一点也没有改变。紫薇点了点头:我昨夜思前想后,也相信妳的说话。茵茵妳知道吗,在旅馆听见他们的说话时,我的心就像扎针一样,痛得很难过。昨晚我独个儿问自己,我只是耳里听见,还没亲眼目睹,已经是如此痛苦,要是文仑亲眼看见我和军皓这样,他心中的痛楚悲伤,相信比我现在还要刺痛百倍。俗语说得对,针不刺到肉,便不知肉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