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难言之隐(1 / 5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春意正融,窗外紫藤似瀑挡去午後仍显猖狂的阳光,心不甘情不愿只收敛在那一帘紫上点点错落,为那幕春日艳绒再添耀眼的点缀。柔紫淡香不急不徐的漫入房中,绵情依依,绮思款款,未久便占据书房每个角落,彷佛只要抬手,就有一股相思绕上。……所以徐老板临时汰掉一批织工,新织工来不及训练,以致这次的织品不若往年的好。悄悄收回指尖,华楼山不动声色地分配道:从东城县分号调一批手艺最精巧、速度最快的织工交给徐老板,要他务必在三个月内把所有绣样需要的数量都赶出来。至於他那批新织工,你找人带去沈二娘那训练,半个月後放回天水县加入赶工。是。那徐老板该怎麽处置?男子手持簿笔恭敬敛眉,站在书房中央一丝不苟的询问。……他也是事急从权,不能全怪他。华楼山微叹,放下手中的帐册,扣去他半月工钱吧。少去一半酒钱也够他受了。他记得徐老板最嗜杯中物,几乎到了一日无酒不欢的地步。……是。男子疾笔记下,神色却很不以为然。华楼山明白他这名总管的死板性子又发作了,不免摇头失笑。不是每件事都必须处理得黑白分明,才叫公平,任何事都有其情可原,如果只看事理不看人情,往後只会吃亏而已。三火火侯还不够,在这点不如他爹作得圆融。两人继续交谈,忽然房门两声轻扣,有人来报:主子,柳爷来访。华楼山抬头,示意都三火暂停,人来了吗?请柳爷到启春阁,仔细派人茶水伺候。是。门外应答後刚准备离开,华楼山却把人叫住。等等,红总管回来了吗?门房的李康说没见到。人还没回来?华楼山皱了下眉,随口吩咐道:交代下去,红总管若回来,让她到昭华楼等著。门外人应声离去,华楼山简单交代都三火几项要事,便随後步出书房。回廊经过那片紫藤花瀑,华楼山的目光不自觉被那放肆又慵懒的娇紫花穗勾去三分怀念,以及一分怅然。当年在书院,邀蝶最爱在那棚紫藤花下乘凉,虽然跟他一样每次都是被想偷懒打浑的城雪拽过去的,不过後来,邀蝶也渐渐胆大起来,甚至还主动带了瓜果过去,他跟城雪取笑过她:别的姑娘都只带方便包在手绢中的点心过来,怎麽你不是带瓜就是带果?华楼山浅浅一笑,想起那个傲人儿烧著羞中带窘的粉颜,嗔说他们两个大男人光吃点心怎麽垫得了胃,她可不想在下一堂课听到某些人的肚子打鼓声,她可是为了他们著想……为了他们著想……是吗?华楼山吐出xi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