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(1 / 2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喧嚣一时的寻宝热,莫名其妙地落幕了。

而此刻,那俊雅男人又出现了。

小小儿,妳要什么时候气才会消呀?司立伸扬着笑脸,讨好地看着袁小儿。

唉!他已经求了快一个月了,怎么她的气还没消呀?

想当初他受伤、奄奄一息地被有名的女神医救回一命时,她对无法下床的他可温柔了!喂他喝药也轻声细语的,好不温柔。

他以为她不生气了,谁知他伤一好,她人就不见了。

他急得追到书肆,只见她冷冷地看着他,不但对他没有好脸色,甚至还对他说,那时他受伤,她不跟病人计较,就当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;现在他伤好了,两人也没有关系了,她走她的阳关道,他过他的独木桥,互不相干。

去他的互不相干!他要真会放手,他就不叫司立伸!

无所谓,她要生气,他也能跟她耗,每天缠着她,任她打骂,俊脸一样笑着。

你又来干嘛?看到司立伸,袁小儿立即沉下脸,没有好脸色,连口气也很差。

虽然,一颗心早因他连日的纠缠、道歉和解释而心软,可就是拉不下脸,不想轻易地原谅他。

哼!如果他没有爱上她,那她的小命岂不就不保了?

而且,姊姊也说绝不能这么轻易原谅他!况且,这次的事情能得到解决,还是因为姊姊去找水娃儿,用偷神一族的名义将宝藏的事解决,不然恐怕还会闹个没完没了呢!

来看妳呀!司立伸勾着笑,深邃的黑眸深深地看着袁小儿,俊庞笑得深情又温柔。

他的注视让小脸一红,别扭地别开脸,没好气地回道:有什么好看的?

嗯……司立伸想了下,笑容带着诱人的邪肆。我也不知道,不过就是看妳看不腻。

你……瞪着他,袁小儿真不知该说啥,这些日子她给他许多钉子碰,他依然无所谓,一样笑得愉悦。

反倒是她,总是被他那些放肆的话弄得面红耳赤,不知该怎么回话。

知道她其实已经心软了,只是拉不下脸,司立伸敛下眸子,故意咳了几下,让脚步踉跄了下。

痛!他皱着眉抓住口。

你怎么了?见他喊疼,袁小儿一慌,赶紧扶住他,紧张地问着:怎么了?哪里疼?

妳不理我,我心疼呀!他乘机抓住她的手,扬着黑眸可怜地看着她。

你……他不正经的话语让她红了脸,又气又窘地瞪着他。放手啦!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